傅平
  下派檢察官陳克勤到達金水縣當夜,發生一起公安局長養女被毒犯綁架事件,於是,解救人質、化裝偵查、千里緝捕、金錢腐蝕、女色下套、斷尾求生……一幕幕緝毒與反緝毒、腐蝕與反腐蝕精彩場面接連出現。請看下派幹警將怎樣堅守辦案底線,大災後的公安局長靈魂將怎樣升華。
  十六
  羅姍姍翻個身,醒了。她揉揉眼,發現自己躺在床上。她坐起身,看見魯二棍在客廳茶几旁用小塑料袋分裝著一些白色粉末,茶几上放著一把電子秤。
  “二棍哥,你怎麼在這?”她問。魯二棍站起身,過來坐在床邊道:“照顧你呀,忘啦———昨晚又是吐又是盜汗的,後來還玩昏迷……我們把你送回來的。”“你……你昨晚睡哪?”“床上呀,和你睡一塊。”
  姍姍看看自己,這才發現身上一絲不掛,忙把被子往上一拉罩住身子驚叫:“二棍哥,你———”魯二棍把她的手捧在自己胸口,聲音冷冷道:“別大呼小叫的,姍姍,溜冰後就得散冰,否則毒素在體內排不出來,影響身體健康。”“散冰?怎麼散?”“做愛呀,不是你要求的麽?”
  “啪!”姍姍從他懷裡抽出手,狠狠給其一耳光,哭罵:“魯二棍,混賬!流氓!你、你把我毀了……嚶嚶……”魯二棍摸著自己火辣辣的臉,發作了:“我混賬,我流氓,那你是什麼,你就是混賬姘頭,流氓情婦!”
  姍姍止住哭泣,渾身顫抖著說:“你……你給我滾出去!”魯二棍涎起臉:“我不滾你能把我怎樣?告訴你羅姍姍,我魯二棍是人,是男人———這段時間我供你吃供你穿,不圖點啥我白乾呀?”
  羅姍姍臉都給氣歪了,手抖抖地指著魯二棍的臉:“說得好,說得好,虧我還叫你二棍哥呢……你現在如願以償了,咱們兩清了,你走吧,滾吧!”魯二棍從床邊站起身,冷笑道:“我可以走,不過姍姍,”看看手機上的時間,“我可以打賭,不出兩個小時,你還會找我的,我走,不,我滾了。”
  他走到茶几前收拾小塑料袋,這時,手機響了,接:“‘豌豆花’……一個沒有,我這……看看,半個多點……好,金中校對面,我馬上來。”他掛機,把幾包塑料袋裝進挎包,門砰的一聲關了。
  他剛出門,姍姍一把掀開被子,見床單上有血跡,被子一遮哭泣起來。
  公路上,一輛帕薩特警車飛馳著。
  開車的小戴道:“李支隊,前面路旁有兩輛車。”李朝輝從包里掏出眼鏡戴上,目光使勁朝前瞅:“是他們,靠邊靠邊。”
  魯二棍一人騎車駛出樹林,手機鈴響,一看號碼就笑了:“姍姍……我說過你會找我的……”
  “少廢話,我難受死了,你快點給我滾回來!”
  “才讓我滾出去,現在又讓我滾回來,這才幾分鐘呀?”
  “我沒時間跟你磨嘴皮,快點滾回來,慢了我就殺了你。”
  二棍笑得更歡了:“我好害怕呀姍姍,好好,我快點滾回來。”
  沒多久,魯二棍已在敲羅姍姍房門了。門開,他剛一進屋,一雙手伸過來,抓住其衣領:“這麼慢,快,快,給我!”
  魯二棍明知故問:“姍姍,披頭散髮的,這怎麼啦?”
  “你說怎麼啦?快,給我!”“放手,你讓我把門關上。”羅姍姍鬆手,魯二棍關上房門。
  羅姍姍急迫道:“我心像貓抓一樣難受,還不拿出來?”魯二棍雙手一攤:“沒有了,我全賣了,沒了。”羅姍姍猛地衝進廚房,出來時手裡握著明晃晃的菜刀:“拿出來,再不拿出來,我宰了你!”魯二棍嚇得直往後退:“別別別姍姍,還真動刀呀,知道你會受不了,我留了一袋,把刀放下,把刀放下。”他邊說邊從包里掏出一小塑料袋。羅姍姍的菜刀掉在地上,人也一屁股坐下去。魯二棍把袋內的透明晶體倒在一張錫箔紙上,打燃火機在下麵燒,一股煙霧升騰起來。“姍姍,快,猛吸幾口。”
  羅姍姍猛吸幾口,身子一松,長長吐口氣,安靜下來,閉著眼睛道:“魯二棍,你把我毀了。”
  公安局禁毒大隊會議室座無虛席,李朝輝問:“李福村支部書記來沒有?”
  下麵無人吱聲。張紹雲問左下角一中年男子:“熊鄉長,不是要求試點鄉、村各來一人參會嗎,村支部書記人呢?”熊鄉長回答:“通知李照辦了的,原本要來,後來說村裡出了點事,脫不開身。市縣公安局領導有什麼指示我一定原原本本帶回去。”
  李朝輝:“你回去告訴他,根據抽簽,這次我們市縣工作組第一站就是李福村,請他安排好其他工作,這段時間就不要外出了。”
  熊鄉長:“好的。”
  李朝輝:“下麵繼續傳達‘環蜀破冰’推進會精神,應該是第五點了,五是……”
  魯二棍和張山李汜來到姍姍租住房,關死房門。二棍迫不及待問:“癮犯了,你們誰身上有‘冰’,快拿出來!”
  (未經許可,不得以任何方式複製或轉載本書之部分或全部內容。)  (原標題:絕境風光(五十三))
創作者介紹

澎湖民宿

st77stryj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